周立波持枪涉毒案重罪罪名被撤销

来源:星辉生活网   编辑:田守彬   浏览:88572 次   发布时间:2019-03-20 16:55:50   打印本文

无名语气平淡,但是话语却显得异常坚定,一些平日里将无名当成敌人的武者,突然觉得此刻无名骨子里透着一股霸气。面对那神魄,无名眼神顿时凌厉起来,猛然间身上的缕缕神性暴发出无尽的光芒,瞬间就挣脱掉了那道神魂的压迫之力。不远之处的几位剑灵,一位为首的七十五级的剑灵即后悔又吃惊,因为他们刚才还以为剑承心长老没有那么厉害的时候,却只是一个回合就把那一位七十三级的剑灵部下给击杀,所以本来想抢功,现在前哨突然死,当即惊道“弟兄们,你们先迂回一下,老大我先去前往通报火灵大人,一起带人前来支援!”

虬髯大汉挥了挥手,其身后众人随即纷纷上前,将兀自痛哼不止的粗壮汉子捆缚了起来,随即又将射出的弩箭尽皆收回,放入了弩箭袋中。闷哼声中,金衣卫正待反身一刺之时,却是说巧不巧,就在斗篷客顿住身形的一瞬间,其反手向着身后一抹,陌刀犹若电光石火一般,急速划过了金衣卫的脖颈之处,结果两人的动作随即戛然而止,仿佛时间突然停顿了一样。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委员、第四检察厅厅长郑新俭

  就《关于进一步做好2019年农资打假工作的意见》答记者问

  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2019年农资打假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就《意见》发布的有关情况,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委员、第四检察厅厅长郑新俭接受采访,并回答了记者提问。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出台《意见》的总体考虑是什么?

  郑新俭:为了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毫不放松粮食生产、坚持底线思维、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重要指示精神和胡春华副总理关于今年春季生产前集中打击假劣农资的批示要求,3月8日,农业农村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联合召开了2019年全国农资打假专项治理行动电视电话会议,总结了去年工作,分析了新形势新任务,对专项治理行动进行了动员部署。假劣农资严重危害国家粮食安全,损害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影响社会稳定,必须下大力气严格整治。高检院党组高度重视涉农问题,根据会议精神,高检院制定出台了《意见》,要求各地检察机关充分发挥职能作用,积极开展今年的农资打假工作,确保中央部署得到有效落实。

  记者:当前农资打假工作的形势和检察机关的任务是什么?

  郑新俭:近几年,农资打假工作取得了积极成效,全国农资市场秩序总体稳中向好,但同时也要看到,农资类违法犯罪活动仍然多发,假劣农资坑农害农事件时有发生,农资犯罪与食品安全等其他犯罪往往相互交织,不仅危害极大,案件办理难度也大为增加。今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特别是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最为关键的一年,《意见》强调,各级检察机关必须进一步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充分认识农资打假工作的重要性,认真履行检察职责,主动对接相关部门,积极投入有关工作,把开展专项治理行动及相关工作放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乡村振兴战略、精准脱贫攻坚战的整体部署中统筹安排,确定专人负责,强化责任落实,全力保障农业兴旺、农村稳定、农民安心。

  记者:农资打假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郑新俭:农资类犯罪涉及范围很广,我们此次以农村和城乡接合部、农资经营集散地、种养殖生产基地、菜篮子产品主产区为重点地区,以涉及假冒伪劣种子、农药、肥料、兽药、饲料和饲料添加剂、农机等犯罪为重点领域,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生产、销售伪劣农药、兽药、化肥、种子罪,假冒注册商标罪,非法经营罪等为重点罪名,对相关犯罪行为依法严厉打击。

  记者:检察机关对农资打假具体工作是如何安排部署的?

  郑新俭:《意见》强调,各地检察机关要充分运用检察职责,以本次专项治理行动为抓手,按照但不限于专项治理行动部署内容,只要涉及农资打假、属于检察职责范围的,一律认真办理、妥善处置。《意见》从几个方面提出了具体要求:一是充分发挥批捕、起诉职能。对符合批捕、起诉条件的要依法快捕、快诉,确保政治效果、法律效果、社会效果的统一。二是积极开展立案监督。要采取多种举措深挖监督线索,如通过走访行政部门、信访部门,审查本院收到的控告、举报材料,充分利用“两法衔接”信息共享平台、侵权假冒案件行政处罚信息公开网以及各地与公安机关建立的刑事案件信息共享机制,及时关注新闻媒体报道等渠道发现线索。同时,扭住线索不放,认真建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监督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农资类犯罪案件,防止以罚代刑、有案不立,有效遏制此类犯罪多发态势。三是强化审判监督。针对农资类犯罪案件量刑偏轻的情况,检察机关要勇于担当,对法院量刑畸轻的依法提出抗诉。

  记者:检察机关如何结合打击犯罪堵塞制度漏洞?

  郑新俭:2019年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人民检察院检察建议工作规定》。检察建议是检察机关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责,参与社会治理,维护司法公正,促进依法行政的重要方式。各地检察机关对办案中发现的社会管理薄弱环节,适时有针对性地制发检察建议,并积极督促和支持配合被建议单位落实检察建议,及时取缔违法生产经营单位,警示教育从业人员,倒逼相关生产经营者落实主体责任,积极开展个案预防和行业预防,堵塞社会管理漏洞,促进农村工作的健康发展。

  记者:农资打假专项治理行动涉及多个单位、部门,请问如何协调配合?

  郑新俭:《意见》强调各地在办理农资类案件时,要注重联络协调,形成打击工作合力。各地检察机关要主动与有关行政部门、公安机关畅通日常联系、信息交流、情况通报、检测鉴定、案件移送、疑难问题会商等合作渠道,运用好农资打假联席会议机制,进一步形成工作合力。必要时,要主动上门问需问计,研究支持配合农资打假工作的具体办法。对于行政部门邀请会商、公安机关商请提前介入的案件,及时指派业务骨干参与案件讨论、介入侦查、引导取证。检察机关内部的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诉讼等部门也要密切合作,加强信息共享,及时移送相关线索,有意识地形成对农资安全和农民权益的全方位保护。

  记者:我们知道目前检察机关正在开展内设机构改革,请问《意见》对检察队伍自身提出了哪些要求?

  郑新俭:最高人民检察院完成了内设机构重塑性改革,各地的改革正在进行中。我们要求各地检察机关要尽快积极适应一体化办案机制,加强组织业务学习,认真组织或者参与有关部门开展的专门性培训,熟悉掌握农资领域知识,切实提高办理相关案件的审查批捕、审查起诉、出庭支持公诉和监督能力。在业务学习、培训中,要注意总结经验做法,积极探索研究实践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如利用互联网制售假劣农资和在兽药、农药、饲料领域以隐性形式非法添加违禁物质等,确保案件定性准确,证据收集合法,惩治及时有力。

“对不住了,兄弟!人世间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阳奉阴违,薄情寡义,让人活得憋屈,大不自在,不若就此进入阴间,有吃有喝有女人,随便吃喝随便耍,只要身上长着窍,管她是鬼是女人?!哥哥送你一程,不谢!”孤独,祈求,无助……

  推出首张EP《刚好的伤口》,敏感、多愁善感,这一年也曾有过害怕

  林彦俊 出道后才发觉不再有犯错的空间

  林彦俊,这个出道即将快满一年的男孩,不久前发行了他的首张EP《刚好的伤口》,“算是推开了一扇门”。回看这一年的时光,他用四个字来形容 ,“非常青涩。”出道后,除了参加NINE PERCENT的工作,林彦俊还做起了《野生厨房》《小姐姐的花店》两档综艺节目的常驻嘉宾。他说参加综艺,加速了成长,他感恩于自己能遇到很好的前辈,“虽然现在还没有到很厉害,但我觉得已慢慢抓到一些感觉了。”

  关于出道

  成长

  林彦俊的父亲是台湾人,母亲是江西人,由于父母工作原因,他从小在台湾、江西、广东等不同地方生活、成长过,现如今在北京定居。让他印象最深的是,“小学转学到江西,可能那边比较少有很远的地方来的朋友,大家很好奇,连班主任都问我:你可以给我看看你们那边有的东西吗?我就给了他一张台币。”

  4月6日

  出道后的近一年,林彦俊的生活被排满了工作,充实得不能再充实了。但2018年4月6日那一晚,他却仍历历在目。“那一刻的心情,真的是开心到爆,我现在也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那种感觉,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未来会成为什么样子。”采访时,面对镜头已经颇为老练的林彦俊,情绪似乎又激动起来。“不管我出道几年,当觉得累或难受时,我可以再回头看看那期节目,看看青涩的自己,找回当初的感觉。”

  练习生

  回忆最初参加《偶像练习生》时,林彦俊第一感觉:原来有这么多练习生,“因为我们都是在自己公司练,并不知道外面有这么多练习生。大家都是怎么练,平常很累时都干什么……我们住在一起时,每天都有聊不完的话题。”出道后,林彦俊自己也没想到反响会这么大,“身旁多了很多粉丝鼓励我,这件事即便此刻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竞争

  自从第一季《偶像练习生》成功捧红了一批年轻人后,类似节目层出不穷,面对前赴后继的新人,让同是新人的林彦俊已感受到压力,“一个人在跑,看不到参照物,300个人跟你一起跑,那你得跑快一点才行。”问及对于近期节目中练习生能力参差不齐、明显有凑数嫌疑的争议,他说,“练习生在我理解就是泪水、汗水和练习,从你在舞台上的样子就能看出你练习的时间。”

  新京报:出道的瞬间除了开心,会害怕吗?

  林彦俊:出道的当下完全没有,真正进入职场生涯才开始有。身边很多人会告诉你,我要教你怎么做艺人,你做艺人该注意哪些事情,因为练习生犯错,顶多重练,但当你是艺人时你说的每一句话,能够犯错的空间并不大,我是后知后觉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原来出道只是路开始的起点。

  关于新歌

  《刚好的伤口》

  林彦俊刚刚推出了自己的首张EP《刚好的伤口》,他通过圈内好友介绍,找来了周兴哲担任制作人。“我从小就听他的作品。”说这话时,林彦俊忍不住笑了场,“也没有从小,不好意思,他跟我同年。”但也毫不掩饰他对周兴哲的欣赏,“他的音乐有一点淡淡的忧伤,可是又很治愈。所以当我决定推出一首情歌的时候,立刻就想到了他。”

  为了录好这首歌,达到自己最满意的效果,林彦俊进了2次棚,“我现在的工作量,让我能够去台湾跟周兴哲一起录音的时间并不多,所以是硬把行程调开,又回去重新录了一遍。”最后,在喝了一点点酒后,让他找回了当初创作时的心境。

  敏感

  在录音棚里找不到感觉是件很痛苦的事,林彦俊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出道出早了,“我想如果我再经历一些事情,再唱这首歌时是不是就能带出想要的情绪。”

  他说他其实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他的敏感体现在他会去想一些事,然后延伸到很远的地方,“这导致了我经常熬夜,黑眼圈越来越重。”但是当他忙起来,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这些了,“说实话我们平常工作时,还会少一些感触,因为一直在赶,已经没有那么多愁善感了。在唱情歌这件事上,对我来讲,有时情绪还是蛮难调整的,可能也因为我是新人的原因。”

  新京报:创作这首歌的契机是什么?

  林彦俊:有一天我工作结束后回到酒店房间,打开电视望着窗外。我在想出道以后去过这么多地方,但我却没有好好地到每个地方看一看,每天只能在酒店的窗户里看着外面这个城市长什么样子,想着路上走的人心里在想什么,他们会想听什么歌。所以我希望能够做到不管你在什么时间、什么状态听,都能给你带来一些轻松的感觉,不会有任何负担,它就像BGM一样出现。

  新京报:在创作歌曲或录歌的过程中有没有属于自己的小癖好?

  林彦俊:我喜欢把灯光调暗一点,录歌写歌都是。

  新京报:你推荐过很多类型的音乐,其中还推荐了韩国一个组合叫Epik High。因为这个组合其实相对比较小众,所以你平时听歌的方式和取向到底是什么样的?

  林彦俊:我是一个用大家比较通俗的话讲就是多愁善感的人,所以很喜欢听一些多愁善感的音乐。不过,对于音乐我涉猎的范围非常广,从摇滚到R&B我都听。

  我之前会推Epik High是因为我觉得他们的音乐给我一种治愈感,心里会有一点温暖,但是又有一点悲伤,而且他们的词写得很好,这是我很喜欢的,他们的作词人是美国斯坦福大学英文文学系毕业的,我很喜欢他的词。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杨畅

盍江,庞言,翁光听此,三人面面相鄂了一眼,盍江,心惊胆战道“回师兄,我们前去责问了,他们没有照......”独远,于是,道“这次,我复中原,前辈,及夜公主可好!”但是黄金火焰似乎高兴得太早了,飘散于空中的丹毒气团,这个时候也改变了策略,他们再也不花零为整了,而是相反操作,化整为零。

本文链接:http://swhitworth.com/2019-01-03/51725.html